第四百六十三章 懊悔

生死柱 463 作者尹一夏 全文字数 3117字

顾约完全没料到这把伞还能突然变长,跃起的身体已然开始下坠,这情形看上去就像是他自己在往枪尖上撞。 就在枪尖碰到他的制服时,腰上一紧,一道光鞭将他拉向了一侧。与此同时,云见已经饶到束心意身后,光剑毫无花哨地一斩。 束心意头也不回,手中的伞柄向后一送,伞柄处竟也伸出一枚枪头,刺向云见。 不仅如此,只听“咔擦”一声,伞柄中间弹出机括,把伞从中一分为二。束心意握住另一半反向合拢的伞骨,猛然转身,带着抹银光划向云见的脖子。 顾约已从地上爬起,见状也是一甩光鞭,不过他缠住的不是云见,而且束心意。 手上一用力,束心意本就因旋转没站稳的身体一个踉跄,向后跌去。 云见飞速挑开它的两柄伞枪,光剑一闪,隐藏在其后的两枚金针,趁束心意脑袋后仰的时候射了出去。 有光剑的虚晃在前,这两枚金针不容易被发现。 可惜,半步金眼祟不同于红眼祟,深知自身的弱点,对于眼睛部位的保护自然是严密到了变态的程度。 这两枚金针,到底是没能没入它的双眼。 束心意斩断顾约的光鞭,右手的伞枪在地上一撑,身体借力一个翻转,止住后退的趋势,身影一闪,就此消失在了两人眼前。 与此同时,它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带着丝令人发麻的癫狂:“你们两个的武器,也很特殊嘛!” 顾约脸色一变,提醒道:“小心,这家伙的速度很快!” 话音刚落,束心意突然出现在云见身后,在后者反应过来之前,一枪捅了过去。 视线跟不上束心意的速度,两人的反应全都慢了半拍。若不是凭借着敏锐的直觉朝边上一侧,这一击,云见怕是会见血。 一击不中,束心意也不停留,眨眼间就出现在了顾约右侧。手中的伞枪不知什么时候又合二为一,带着一抹寒光向少年的腰侧刺来。 顾约两人压根就捕捉不到它的身影。好在随着次数的增多,他们另辟蹊径,自己的身后是盲区,那就留意彼此的周身即可。 这一招果然有用,云见还没有所感觉,顾约早已瞥见了他身后的那抹银光,一块光盾从侧面拍了过去,打掉伞枪。 两人几次避开束心意的攻击,也终于是把它给激怒了。偷袭的速度再次激增,顾约甚至以为有两个人同时在对他和云见出手。 再度交了几次手,某一刻,顾约感觉到一股极端的危险从头顶传来,一抹刺痛直击天灵盖,头皮都要炸开了。 这一次的攻击不同以往。 束心意的身形还没现出来,顾约却猜的到它一定在他头顶,而且是垂直方向,那么它的眼睛此刻必然在盯着自己。 等了这么久,终于等到这个机会。顾约把心一横,不闪也不避,手中的湛卢毫无预兆地向上一递。 下一秒,束心意刺耳的尖叫声传来。云见看到湛卢的剑尖没入了它的眉心,而它手中的伞枪也已刺入了顾约的头顶。 束心意疯狂的挣扎着,眉心的鲜血沿着湛卢的剑脊,成股流淌下来,滴在顾约的脑袋上,淋的他满脸都是血。 顾约死死握着湛卢,眼神带着一丝凶悍,顾不上因为束心意的剧烈挣扎,伞枪在他头上划拉出的伤痕。好不容易抓住机会,他怎么可能让它再次逃脱。 他见识过这只半步金眼祟恐怖的速度,要在它手中坚持十分钟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。 自始至终,顾约两人的目的就是击杀它。只有杀了它,他们才能彻底脱身。 可要杀半步金眼祟谈何容易,云见的那两枚金针够隐蔽够锋锐,却依然伤不到它。 好在那一次的试探也让顾约有了应对的措施。 在实力不对等的情况下,往往强大的一方喜欢戏弄弱小的那一方。这只半步金眼祟也不例外。 顾约两人在它眼里虽不再是小虾米,却跟对虾划上了等号,依然逃不出虾兵蟹将的范畴。 它定下的十分钟其实就是一种施舍,因为它不认为这两只对虾能对它造成伤害。 这种心态的驱使下,就算顾约两人拥有不定式,它顶多也只是诧异一会儿,将这认为是给它的游戏添了些彩头。 两人越是顽强坚韧,它就越是兴奋。这样的人,摧毁起来的成就感不是那些小虾米可以媲美的。 果然,对于它的速度造成的压迫力,两人开始手忙脚乱。 只是它怎么都没想到,顾约会以身犯险。面对这致命的一击,这小子居然刺出了意料之外的一剑。
湛卢的剑气肆虐在束心意的眉宇间,它的叫声和挣扎逐渐变弱,最后和顾约一起摔倒在地。 顾约猜想的不错,既然外面无法破掉这只半步金眼祟的防御,那么让剑气直接从里面爆发,从里面毁掉它的眼睛。 只是这样要付出的代价,大了点。 “顾约!” …… 擎天教总舵。 卓凌带着大部队匆匆往总舵大堂跑,大个子背着伤患紧紧跟着。 等到把大家带到大堂后壁的暗道,将众人安置在地宫时,卓凌让大家仔细搜查这个地方是否还藏有其他暗门暗道,然后他叫上大个子,折回了擎天教总舵的传送阵。 不知道过了多久,汪明瀚几人也出来了,凌晨与何开颜手上居然还拿着绷带和药品。 察觉到卓凌两人的视线,何开颜解释道:“地宫下面还有一层,里面摆放着不少食物和急救药品。” 季统稍稍放宽了心:“看来你猜的不错,那里应该就是四灵祟设计出来让我们避难的地方了。” 四灵祟也算是费了一番心思,地宫设计成两层,将食物等必备物品放置在第二层。 这样的话,就算有帝都院的参赛者提前发现地宫,不特意寻找,恐怕也会和他第一次那样,找不到下一层的入口,也就无法猜到这个地宫的真实作用。 另外,既然地宫出现了食物和药品,说明四灵祟应该对这次的意外是有防范的。 这样一想,地宫或许足够安全,现在只要顾约两人安全回来,然后落锁等四灵祟的救援即可。 只是,大家都知道红眼祟王的恐怖,顾约两人能不能回来都是个问题,安全的回来更是一种奢求。 这一等,等了很久,久到卓凌几度产生幻觉,在传送阵那里隐约看到了顾约两人的身影。 汪明瀚几人也很焦急,见识过红眼祟王的恐怖,就算顾约两人再怎么厉害,他也不觉得两人能在红眼祟王的手中坚持那么长的时间。 现在唯一能安慰他们的是,红眼祟王也没有过来。 卓凌说地宫可以藏身的时候,红眼祟王一定也听到了。如果顾约两人死在它手里,不用怀疑,下一步它一定会过来擎天教总舵灭了他们。 所以他们宁愿相信顾约两人没事,只是发生了别的事情,才导致他们迟迟没有过来跟他们汇合。 大个子木头人似的坐在地上,目光呆滞地望着传送阵。心中的那丝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慢慢磨灭,他只能不断重复云见最后说的那句话来麻痹自己。 等待的时间一久就容易胡思乱想,但是他对云见有一种盲目的信任。这种感觉他自己也描述不清楚,反正比起陈默,他更敬重师兄。 师兄说他会把顾约带回来,就一定不会食言。 在卓凌第N次产生幻觉时,坐在地上的大个子突然跳了起来,哑着嗓子嚎了一句:“师兄!” 云见背着顾约朝他们的方向走来,大个子第一次看到这么狼狈的师兄。 在他的印象中,师兄一直都是个很能忍的人,不管发生什么事,哪怕天塌了,他的表情都不会变上一变。 然而,此刻那个满身血污,头发汗湿,喘着粗气,苍白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惫态,甚至连脊背都不那么挺直的年轻人,真的是师兄么? “师兄!”卓凌抢了上去,季统几人也是看出了他的疲惫,连忙小心翼翼地将他背上的顾约接过来。 “怎么不是从传送阵过来的?”汪明瀚一直盯着传送阵,结果看到云见是从另一边出现的。 “他晕过去了,传送不了。” 传送不了! 这意味着什么? 大个子眼眶一下子就红了,偷偷背过身去抹了把眼泪。 怪不得师兄会这么狼狈,他竟是从地图南边一直背着顾约跑到了地图中心。 当初卓凌和出局者们被红眼祟群围困时,他跟顾约两人也从南边跑到了地图中心。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中间的距离有多远,光是一个人跑过来就要了他的老命,更何况师兄还要负上顾约的重量。 想到这他就很是懊悔,当初说什么都不该离开。如果他跟师兄在一块儿,就算对付红眼祟王的时候帮不上忙,可好歹在背顾约的时候,他能出上点力。 卓凌正好也想到了这点,此刻,两人不约而同下定了决心。以后就算是师兄再怎么劝慰,除非是死,他们也坚决不会提前离开了。 要么四个人一起死,要么一起活下来。
隐藏
新书在线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