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四章 吃闭门羹

非凡保镖 444 作者山东大鸭梨 全文字数 3335字

姜小鱼不停刷新邮箱和查看叩叩聊天软件,见有新邮件进来,赶紧打开,见有三条答案获得张云飞肯定,顿时手舞足蹈,高兴得过了头,没注意张云飞过去,直到余玉贤过来问:“张总走了吗?”才惊觉张云飞已经离开。 张云飞没去接秦沐,甚至电话也没给她打一个,出了星河大厦,步行去健身馆。健身馆就在隔壁十八层大厦的二楼,近得很。 秦沐不停看手机,手机一点动静也没有。眼看同事们走光了,办公室里只剩她一人,初夏的天黑得晚,天色也暗了,张云飞还没打电话来,不由气得咬牙。不就是一个杨笑笑吗?至于从昨天冷战到这会儿? 快八点时,手机终于响了,一看来电号码,却是家里的固定电话。接了妈妈的电话,她气不过,给张云飞拨过去,没接。她再也忍不住了,决定回去,看看这货干什么。 张云飞跑完步,洗掉一身臭汗,换了衣服,拿起手机一看,四个未接来电,一个是秦沐,两个余玉贤,一个是牛雷。 回了余玉贤和牛雷的电话,他把手机收进裤兜里,走了。 秦沐打开家门,一片漆黑迎面袭来,气得她灯也没开,把包包扔沙发上,进房间睡觉了。 不到十分钟,张云飞回来了,他习惯在楼下望一下自己家的客厅,见五楼乌漆麻黑,一点灯光也无,脸色自然不大好看。他故意冷落秦沐,希望秦沐知错就改,现在倒好,秦沐不仅短信没一条,干脆人就没回来。 又和杨笑笑去鬼混了。他恨恨地想,上楼,开门,一点不意外的,客厅伸手不见五指。 开了灯,张云飞没去看沙发上有什么,脱了鞋直接去房间换衣服,房门关上,他一转把手,门从里面锁上了。 她起身开门出来,门一打开,客厅上的白炽灯亮瞎了她的眼,浓浓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钻,肚子也咕咕叫起来。 小小的饭桌上摆满了羊肉片和火锅料,中间的锅咕噜咕噜冒白气。 “张云飞,你做什么?”她目瞪口呆看着坐在桌边的张云飞,这货夹了满满一筷子羊肉,正往嘴里送,见她站在饭厅门边,一点反应也没有,就像眼盲,看不见她似的。 张云飞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,肚饿了,这时间菜市场肯定收摊,他去附近的超市转一圈,在雪柜挑了几包羊肉片火锅料,回来就涮火锅了。 经历过高校成卖、淫重灾区的张云飞,真心不觉得杨笑笑是正经人,秦沐跟她成闺蜜,肯定没好事。是个男人都不想呼伦.贝尔大草原随时飞到自己头上,张云飞再好脾气,也不会让步。 房门打开,脚步声响,张云飞哪会不知道她过来?偏偏就不理她,自顾自涮羊肉吃。 “喂。”秦沐气坏了,他到底要怎样? 张云飞往滚烫的锅里涮羊肉,头都没回一下,气得秦沐冲到桌边,一把抢过他的筷子,道:“说话呀。” 筷子被抢,饭吃不成,张云飞抬头看她。他的眼睛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深遂,就那么不带丝毫感情地看着秦沐,让秦沐莫名觉得气势一点点矮了下去。 “不跟她来往就不跟她来往,生什么气啊。”她可怜巴巴喊完这一句,才意识到自己屈服了,想起整整一天受张云飞冷落,眼眶就红了。 张云飞斜睨她一眼,道:“真不跟她来往?” “嗯。” 其实杨笑笑变成这个样子,秦沐也看不惯,说了她几次,也没见她改,最近她找秦沐好几次,约秦沐一起逛街吃饭,说两人好长时间没见面了,怪想的。秦沐推托不过,又想自从和张云飞确定关系后,就没和她逛过街,才答应。 秦沐心里念旧,觉得杨笑笑发展不顺,偏激些而已,没想到张云飞认为她是损友,不让秦沐和她来往。 张云飞见秦沐肯定,才发话:“坐下吃饭吧。” 他本就买了两个人的份,碗筷也拿两人的,筷子被抢,重新拿一双捞起碗里煮得入了味的火锅料,吃了起来。 秦沐像受气小媳妇似的,低头坐下,嘟着嘴不动筷。张云飞把一筷子羊肉吹凉了,喂到她嘴里。 两具空旷了一晚的身体,躺到床上颇有些干、柴、烈、火的意思,待把张云飞侍候满意了,秦沐才幽幽怨怨地埋怨昨晚受了冷落。 张云飞的大手抚在她光滑如绸的背上,道:“她没怂恿你做什么出格的事吧?” 这个“她”自然指杨笑笑。秦沐一怔,道:“什么出格的事?”
“比如当小……二、奶什么的啊。”张云飞差点脱口而出,这个时候“小、三”一词还没出现呢。 “说什么呢。”秦沐狠狠一口咬在张云飞胸口。 张云飞吃痛,翻身把她压在身下,道:“想谋、杀、亲、夫吗?” 两人折腾到凌晨,彼此都有些累了,才相拥而睡。 这一夜直到凌晨还没睡的,远不止张云飞和秦沐两人。张少彬觉得员工们都是吸血鬼,要榨干他,特别看黄书权不顺眼,他一个人的工资顶公司所有人哪,下班后非要黄书权请吃烧烤。 黄书权见他一天都阴着脸,哪里猜不出是为什么,想想公司没有进帐,业务员们没业绩,他这个商务经理多少有责任,领三千多元的基本工资也有些不好意思,便答应请客。 两人是烧烤摊的熟客,一个星期几乎光顾五六次,老板早清楚他们的口味,不用多说,马上按他们的口味烤了满满一盘端上来。 张少彬喝醉了,脚步虚浮。黄书权有了醉意,神智还清醒,扶着张少彬走到路边,给他拦出租车,就听张少彬指着他的鼻子道:“你们都是吸血鬼,要吸干我的血,我恨你们。” 对他来说,方总转到他帐户里的十万元,那就是他的,租办公室买电脑桌椅,那是不得已,可发黄书权和业务员们的工资……一分钱没赚回来,好意思拿工资吗? 黄书权默然,把张少彬送回家,想了半夜,第二天就辞职了。这破公司迟早得倒闭,早点离开去正规公司找工作是正经。 张少彬没有挽留,倒是业务员们见商务经理都没了,人心惶惶。 过了几天,张少彬宣布没有固定工资,只能按签单金额提成。业务员们恍然,大家努力了一个月,一张单也没签成,上班一个月就拿你三百元,只够车钱,现在你跟我说连车钱都得自己掏? 张少彬冷着脸道:“我不会让大家吃亏,提成从百分之十提高到百分之十五。” 没有签单,提成高达百分之五十也没用好吗?业务员们都不傻,有人看出张少彬要逼他们走人,当即提出辞职,张少彬想也没想答应了。见他这样,五六个业务员全都辞了,当天收拾私人物品走人。 剩下可怜的文员眼巴巴地看他,文员每个月六百元工资,除了中午订饭盒,什么都不用干,实在舍不得这份清闲的工作,可人都走光了,想必张少彬不会留她。 果然,张少彬道:“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。”至于这个月的工资,当然是能不发就不发了。 方总知道人都走光了,气得捶桌子,问他:“帐上还有多少钱?” “租办公室,买办公物品、雇人,十万元就花得差不多了,这个月的工资还是我私人垫付的,我自己还没工资领呢。”张少彬说这些话,脸都不红一下。 姜小鱼进去说某某客户找上门来,张云飞怔了一下,让姜小鱼把人请去会议室,再把张一帆叫进来,问:“创成那个客户谁在跟?” 方总的公司名叫创成。张云飞见他找上门,还以为出什么事了。他交十年年费在前,成为张少彬的投资人在后,合同是跟巴拉里里签的,难道是下、面的人得知他投资张少彬,成为巴拉里里的竞争对手,售后没有跟进,服务不到位,人家才找上门?要是这样,肯定得处理相关人员。 张一帆同样怔住,下意识道:“欧阳在跟,我去问问。”转身冲去商务部。 欧阳是进公司三四个月的业务员,名叫欧阳锋,因为这名字,进公司时遭受强力围观,好在他早就习惯,反而趁此机会和同事们打成一片。 创成这个客户,张一帆指派给他。 张一帆去商务部转了一圈,没找到欧阳锋,去拜访客户了。张一帆呼他,等他回电话的空隙,赶紧回张云飞办公室,问怎么回事。 张云飞已经查了CRM系统,里面有欧阳锋拜访方总的记录,不过每一次拜访,都见不到方总。让张云飞对欧阳锋刮目相看的是,人家不见他,他依然固执地每两周拜访一次,虽然每次都吃闭门羹。 这份毅力让张云飞佩服不已,张云飞前世跑了十多年业务,早成老油条了,没有提前预约到的客户,哪会去拜访?何况是次次吃闭门羹? 这小子有这样的毅力,迟早能成事。 张云飞再去翻原先没怎么注意的新人简历,发现他从初一开始,每年寒暑假都去做小时工。
隐藏
新书在线阅读网